包法利夫人综合征

2022年1月25日 by 没有评论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sxhushen.com/,莱昂

哪怕是不喜欢读福楼拜作品的人也会对包法利夫人的故事有所耳闻:一个满脑子浪漫和虚荣的女人嫁给一个无趣的外省医生。她无法忍受沉闷的中产阶级生活,向往城里面的时髦贵族,于是挥霍无度地购置华服,最后债台高筑、抱恨而亡。

她和我们一样迷恋时尚,只不过她钻研的是19 世纪的时装小册子,而我们每周都买《Grazia》。她垂涎于沃比萨尔城堡的盛大舞会和风流倜傥的农庄主鲁道夫,我们幻想嫁给贝克汉姆,举行梦幻婚礼。她为了买漂亮衣服不断向债主勒合先生借钱,我们则心血来潮地刷爆信用卡。

“包法利夫人就是我。”在21 世纪,许多时髦女性都敢如此宣称。和KateMoss 或是Kylie ogue 一样,爱玛?包法利俨然也变成了时尚女性的一种范本。

“现代包法利夫人习惯于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去玩,即使手头没有现金也不担心,因为办张信用卡易如反掌”,Baker Tilly 会计师事务所个人破产部的负责人Louise Brittain 说,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正在染上“包法利夫人综合征”。她还指出:“社会对于女性在外表和社交方面花费的期望标准已经提高了,这导致许多二三十岁的女性毫不迟疑地透支消费。”

合作保险公司(CIS)的一份调查报告表明,普通的英国30 岁女性每月花在仪容方面的费用(比如服装、化妆品、健身卡等等)高达253 英镑。相关调查还显示,过去两年里英国女性所负担的债务比男性高出了许多,而且她们的债务往往是秘密累积起来的——这与自杀率的数据也有所关联。因为当信用卡额度被银行降低时,她们会像包法利夫人一样感到害怕并自暴自弃,而不是学习如何亡羊补牢、重新振作。

我们何以会走上这条过分雕饰的不归路?不过无论如何,《欲望都市》里的Carrie Bradshaw 总是在无形中支撑着我们,用她那只挽着YSL 皮包的手。许多事情会让她沮丧——男人、工作,甚至好朋友——但她总能从自己的衣橱中恢复元气。哪怕在哭穷的时候,她也脚蹬着600 美元的高跟鞋。

Carrie 和她的朋友为女性树立了“购物有理”的观念,换句话说,“我购物,故我在。”与之不谋而合的是欧莱雅使用多年的那句广告语:“你值得拥有。”

这些态度可以视作成年女性们的一种任性——她们比母亲和祖母幸运得多,可以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, 把薪水当成零花钱来随意支配。It bag 并不能造就it girl,但可以满足强烈的物质占有欲。今天过得不顺心?买只新包吧!丈夫言语乏味?买条漂亮裙子吧!生活没意义?至少还有时髦配饰作伴。

其实,比起包法利夫人,还有一个更具有说服力的人物来类比我们的集体性消费欲望,那就是美国女权主义作家伊迪丝?沃顿的小说《欢乐之家》中的主人公,莉莉?巴特。

她出生富贵,家道中落之后一心想嫁个有钱丈夫,但是她的天性善良高尚,莱昂无法舍弃美好的精神追求。最终她既没有得到幸福的婚姻也无法跻身上流社会,在孤独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包法利夫人代表着足球明星太太式的暴发户享乐主义,莉莉?巴特则更加平民化,她为了融入社会而花钱,认为这是一种培养品位的必要方式。包法利夫人是因为受到贵族阶层的诱惑而抱有了不切实际的野心,而莉莉?巴特更了解自己,她的消费方式没有脱离自己所处的阶级。包法利夫人花的是丈夫的钱,莉莉?巴特更加悲剧化—因为她和我们一样,浪费的是自己的金钱。

包法利夫人只想着占有物质。莉莉?巴特却认清了自己本身也不过是物质——“最上等的人类商品”。我们不该再重蹈她的覆辙。

3. 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内认准最值得投资的品牌和单品。比如,一条McQueen 的铅笔裙显然比一条Moschino 的;啦啦队短裙更加实穿。

5. 热爱高街服装,就像有钱人迷恋高级定制服一样。只买真正令你神魂颠倒的东西,珍惜你最爱的单品。

6. 定制也未必高不可攀。与其买一套新晚装,不如去定制一顶鸡尾酒帽。对于聪明女孩来说,一只定制的Mulberry Bayswater 可以替代HermesBirkin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